当时,我已爱上你

来源:万美娱乐   新闻资讯     |      2019-01-11 17:02:26

  一
  
  初识瑛子是在我方才退伍回到故乡的第二天。
  
  那天,午饭刚吃完,堂姑就风风火火地跑到我们家,叽里呱啦地跟母亲说着要带我去相亲的事,并重复嘱咐我,必然要好好捯饬捯饬,第一回晤面,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我一脸迷惑地问堂姑:“相亲?相谁呀?”
  
  “瑛子呀!信上咱不是都说好了吗?”
  
  听堂姑这么一说,我刚刚想起约莫三个月前我简直收到过一封家书,信里还夹着一张生疏女子的彩色照片。信是以母亲的口气写的,概略内容就是:嫁到邻村的堂姑在她的村里给我寻下了一门婚事,女人叫瑛子。母命难违,我仓皇回了封信给家里。之后,便开始忙在世与战友们作别,回家订婚这事儿就徐徐抛到了脑后。没承想对方却十分重视,堂姑说:“人家瑛子看了你的照片后,一下子就心动了,啥也不说,就是抿嘴乐!”我心里瞬间擦过一丝丝尽情。
  
  当我和瑛子晤面并聊事后,这种方才涌起的尽情便很快消退了。瑛子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谈天中又得知她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今朝在她父亲办的一家织布厂上班。而我其时正是一个怀揣空想的文学青年,一心念着要和一个有配合喜好的女孩谈一场要么大张旗鼓要么诗情画意的爱情,但瑛子显然不是这样的女孩。
  
  回抵家后,见我有些无精打采,母亲和堂姑便开始轮替数落我:“咱家这条件,你还想找啥样的?人家瑛子哪点配不上你?况且就人家那样的家庭,不嫌弃咱就已经很好了……并且你爷爷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着你早点立室。”
  
  母亲最后一句话,正戳到了我的软肋,因为从小到大我跟爷爷的情感可以说高出怙恃。想到已经80多岁的爷爷,加上彼时捉襟见肘的家景,我便不再执拗,和瑛子定了亲。
  
  那一年,我21岁,瑛子23岁。
  
  二
  
  瑛子的父亲是村主任,同时也是织布厂的老板。家里有五间大瓦房,宽敞豁亮,颇为壮观。而再看看我家那三间低矮狭窄的土坯房和我那诚恳巴交只晓得土里刨食的父亲,心里不由一阵酸楚。远的暂且不说,就面前这一桩娶媳妇盖新房的事就令我家债台高筑。于是我暗下刻意要先摘掉我们家这顶贫穷的帽子。
  
  我先是从报纸上寻到了一个科学养猪的致富项目,然后又兴起勇气找到县长的办公室,县长听完我的一番告诉后,居然顿时给以必定,并很快帮我在县农行拿到了一笔很低息的贷款。我将这个动静汇报瑛子后,她兴奋得眼睛直放光,并瞒着怙恃偷偷拿出本身辛苦攒下的3000元积储支持我。她的这份慷慨和那种放光的眼神,让我不由打动了一下,因为看得出她是真心但愿我好的。
  
  养猪场建起来后,为了节减开支,我探询到邻县有一家卖骨粉鱼粉的,价值相对自制些,便抉择坐车去买。那天正好瑛子在我家,她要和我一块儿去,并说:“坐车干啥,还得费钱买票,不就100多里路嘛!咱骑自行车去吧!”就这样,我和瑛子一人一辆自行车,各自驮着一个近百斤重的口袋,从邻县往回返。其时正值盛夏,头顶着大太阳,连烤带饿,累得我们满头大汗。骑到一半的旅程时,我实在有点吃不用了,正好路旁有家小饭店,我赶忙号召瑛子停了下来。我俩点了两盘焖火烧,老板娘刚端上桌,我就风卷残云起来。瑛子却并不着急吃,而是拿筷子细细地挑拣着她盘子里的肉丝,然后再夹给我。我说:“不消,我这里边有。”瑛子说:“快吃吧,汉子嘛,多吃点肉才有劲儿!”等我三下五除二地将那盘焖火烧没落掉,猛昂首,看到劈面的瑛子还在垂头逐步地吃着。头顶上“呼呼”旋转的吊扇一下一下淘气地掀起她湿漉漉的刘海儿,她顺手撩了撩,瞥见我正傻愣愣地盯着她看,便有些娇羞地笑了。那一刻,我的心里莫名地痒了一下,我溘然发明瑛子尽量不怎么洋气,但照旧有那么一点小迷人的。
  
  三
  
  养猪场运转起来后,比我起初想象的要辛苦得多。尤其对我这个在队伍捏惯了笔杆子的小文青,仅天天都必需干的出圈一活儿,就足够我喝一壶的。每次我都整得大汗淋漓,只好光了膀子,赤膊而战。
  
  有一次,我正在猪圈里挥汗如雨,被瑛子撞了个正着。我赶快收了铁锨,跳出来,刚要带她到后院的堂屋里措辞,没想到瑛子却不由辩白地换上我的雨靴就跳到猪舍里干起来。
  
  “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干这种活?快出来!”我连声避免道。但是瑛子却很执拗,一下一下,干得还挺带劲儿。厥后,她隔三岔五地就会过来帮我干一会儿。望着谁人并不强壮甚至有些消瘦的身影在群猪乱叫臭气熏天的猪舍里挥动铁锨,我除了打动,更有些心疼和不舍得。
  
  转眼就到了第一茬成猪出栏的时候,撤除购置仔猪的钱以及饲料本钱,根基所剩无几。如此辛苦却收获甚微,我渐生退意。刚好这时,本县的几个文学喜好者慕名找上门来,情绪高涨地要我挑头组建一个文学社。我也早有此意,所以一拍即合。
  
  文学社的旌旗一打出,公然一呼百应。接着就是搞勾当、出社刊,忙得不亦乐乎。如此一来,养猪场那摊子事我自然就更没有什么乐趣了。瑛子来帮我干活的频率徐徐浓密起来。固然她对我要放弃养猪的抉择不怎么赞成,并且文学社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她更是一窍不通,但她照旧支持我,她说:“只要是你喜欢干的事,我都支持,因为我喜欢看到你开心的样子。”
  
  四
  
  跟着第二茬成猪的出栏,我的养殖事业也就告一段落了,反之文学社却成长得风生水起。并且更让我感想名誉的是,它还改变了我运气的轨迹。半年后,县文化馆向我伸出了橄榄枝,我成为文化馆创作组的一名专业创作员。
  
  到县城上班后,因为没有什么体力活要帮我干,瑛子来找我的次数明明少了。即便来了,看到我正伏案写作,便冷静地坐到一边,不措辞,只傻傻地看着我笑。有时候我正写到兴头上,实在不忍搁笔,无形中仿佛是在存心荒凉她。过后我经常会给她表明,但她仿佛并不在意,内疚地说:“没事,你不消管我,我在旁边陪你坐一会儿就行。”
  
  而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以为她可爱。她就像一朵开在田间地头的无名野花,虽不起眼也不娇艳,但却有一种淡淡的芬芳,让我顿觉清爽。我逐步发明,本身越来越离不开瑛子了。
  
  直到有一天瑛子溘然汇报我,她嫁到省城的姐姐刚添了宝宝要她已往照看一段时间。我固然有点不舍,万美娱乐,但也欠好说什么。瑛子一去就是两个多月,其间音信皆无。又等了或许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收到了瑛子写给我的一封信。我火烧眉毛地打开,即刻怔住,居然是一封分离信。
  
  开始我还猜疑信也许并非瑛子亲笔所写,但仔细一看立马就确定了,因为短短的几百字的信,光错别字就有十几处。信的或许内容是,姐姐在省城给她先容了一个工具,是个丧偶的老夫子,大她十几岁,但很有钱。我一把将信纸摔在桌上,气得混身直抖。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如此朴素敦朴并且传统的农家女孩,心里边却是如此的“与时俱进”!
  
  那段日子,我常把本身关在屋里拼命写作。直到那天,堂姑溘然找到我的办公室,我这才知道工作的真相。
  
  本来半年前,瑛子去省城基础就不是去给她的姐姐看孩子,而是那段时间她总是无缘无故地头疼,父亲领她去县医院一查,猜疑是脑瘤。父亲不相信,这才赶忙带她去省城大医院再查,没想到功效和县医院完全一致,并且已经是晚期。
  
  瑛子来向我辞别时,正是她去省城的前一天,之所以编造谁人谎话就是想让我恨她,并且她还对堂姑说,这两年多来她一直都是剪发匠的挑子——一头热,可她就是舍不得分开我,并且她还执着地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打动我的。也是谁人晚上,瑛子苦苦恳求她的家人和堂姑,必然要替她守住这个谎话。
  
  “如今瑛子已经走了,我想也该让你知道真相了……”堂姑哽咽着对我说。我脑筋里一片空缺,呆愣在哪里,任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立在瑛子的墓碑前,我一遍各处在心里默念:“我的傻瑛子,莫非你就没看出来吗?其实,当时我已经开始爱你了,很爱、很爱……”